首页 > 要闻动态 > 媒体报道

永不褪色的“羌红”

发表时间:2021-01-13 11:11 信息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农民日报 阅读人次:
字体:[    ]

那是半年前的一幕:那天,最后一个送走了安平爸,福星书记很生气地回到房里。因为这已经是连日来第16位来村脱贫攻坚“作战室”给他送礼的了。

“不就是想要一个好屋基嘛,为啥非要请客送礼啊?这不明摆着是在糟践我、糟践组织吗?!特别是安平爸,你好歹也是个有着40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啊!”

福星书记全名叫贺福星,典型的70后,从小在城市长大,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县人武部办公室工作。2016年下半年起,被组织挂职下派到村上做第一书记,开展脱贫攻坚,一眨眼就是三年多了。

福星书记所在的村叫樱桃沟村,因地处龙门山脉,山高路险,基层设施薄弱,产业发展滞后,家庭收入很低,村民等靠要思想严重,是四川绵阳全国贫困县的重点贫困村。福星书记上任后,结合村上实际,抓班子建设和产业规划,抓农民夜校和产业合作联姻。一年一个样,脱贫攻坚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满山的野樱桃而得名的樱桃沟村,一到春天,白的、红的、粉的野桃花满山遍野,花香四溢;而到夏季,红嘟嘟的樱桃挂满枝头,像羌家少女水淋淋的嘴唇和眼睛,十分诱人。又因盛产核桃、板梨子、药材和2000米的海拔,以及农闲时晚间羌民们充满粗犷的咂酒、锅庄和篝火晚会,被誉为“云朵上的村庄”。

然而,一场罕见的洪灾和泥石流,打破了樱桃沟人刚刚迎来的甜蜜生活,也打乱了福星书记大展宏图的思路。全村六个社除山顶的五、六两个社未受影响外,其余四个社受损非常严重,道路冲毁、房屋垮塌,受灾村民不得不住在山下政府安排的临时过渡板房里。

紧张的灾后重建中,樱桃沟村有十六户因灾失地农民属于异地集中安置户,由于土地奇缺,地基很紧张,村民都希望自己能把新房修在最高或最显风水的位置,所以对抓阄的传统做法不相信,总觉得只要书记高兴,一句话就成了。于是,就有部分村民开始带头给福星书记送礼,希望得到关照。他们也不管福星书记怎样生气,怎样劝说,丢下礼品的同时都是一句:不管成与不成,这都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然后喜滋滋地走了。

更让福星书记想不透的是,就连一向刚直不阿,在抗洪抢险中与村“两委”一道舍弃了自家卧病在床的妻子和财产去抢救其他村民家庭的安平爸,如今却为了自己能分一个好的屋基居然也向他福星书记送礼来了!

看着村民放在作战室屋角的名烟和名酒,乃至散发着羌山风味的火腿和诱人的红包,福星书记的眼前就浮现出:痛失老父老母的一社村民赵永良、女儿被垮塌房屋砸断双腿的二社村民母贤志、为保护邻居家房屋而把洪水和泥石流往自家屋里引的三社村民吴大荣……十六张满含鲜血与泪水的表情、十六幕顽强与拼搏的画面,如电影慢镜头一般挥之不去。福星的心里像一根钢针在猛刺,脸上像火烧着了一阵阵发烫。“看我这书记当得啊?”福星想。

气归气,烦归烦,但问题总是要得到解决的。最关键是要让大家都能高兴,都能满意和愉快地接受。福星拿出集中安置点的规划图,他左看右瞧,手中的铅笔不停地在图上比画,来回思考……一支烟抽完、一包烟抽尽,直到凌晨三点,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终于在脑海里形成了。福星这才安静地在钢丝床上合衣睡下。

第二天,福星书记召开了一个集中安置点的村民大会。在现场,他兴奋地对赵永良说:“你这个位置紧靠广场,以后热闹得很。”他神秘地对母贤志说:“你这里离公路最近,如果摆个摊做点小生意什么的收成保证好。”他悄悄地对吴大荣说:“你这个位置背面就是山,最适合搞养殖,羊、牛和鸡完全可以放养,一年不挣他个万把元我都不信。”对安平爸,福星更是激动起来:“要说位置,你可能是安置点的第一了,这里不高不矮,刚好在正中间,视线也开阔,望山看水,硬是块风水宝地哩!”……就这样,一户有一户的好处和前景,一户有一户的优势和特点,十六户人个个都心照不宣。

开工这天,每家每户都争相请福星书记去吃开工饭,福星自然是每家必到。

三个月下来,集中安置点全面完工,村“两委”组织十六户因灾失地农民自带酒菜,搞了一个隆重的入住仪式,张罗了一顿别开生面的坝坝宴。

席间,村民们还新编了一首咂酒歌:

“清悠悠的咂酒哎,依呀得索勒,依呀依呀得索勒,书记带领建新家哎,心与心相连勒!

清悠悠的咂酒哎,依呀得索勒,依呀依呀得索勒,书记引领致富路哎,幸福日子比蜜甜勒!

清悠悠的咂酒哎,依呀得索勒,依呀依呀得索勒,脱贫攻坚见实效哎,党的恩情永不忘勒!”

酒足饭饱之后,福星书记激动地说:“今天是大家的好日子,也是樱桃沟村人的好日子,为了感谢你们对村党支部和我个人的厚爱和支持,我们村“两委”准备了一份厚礼要送给各位,请大家一定笑纳!请大家一定相信我们!”

在粗犷的酒歌声中,村文书拿出了福星书记所说的厚礼:名烟和名酒以及散发着羌山风味的火腿和诱人的红包,并按照包装封条上的名字逐一发送到他们各自的手中。当安平爸和村民们如梦初醒和真正反映过来时,福星书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开了现场,他是回办公室去考虑调整全村产业规划的事去了。

而他那句“请大家一定相信我们!”就像一抹鲜艳的羌红,高高地飘扬在这云朵上的村庄……